让你也尝尝被甩的滋味(2)

? ? 甄武鑫的脸上为什么会出现诡异的笑容呢?

? ? 原因是前天半夜他听到未婚妻可可在厕所里与她的朋友小美视频通话的对话内容,甄武鑫此时记起来仍是记忆犹新。

? ? “小美,我马上就要结婚了。”可可不悲不喜道。

? ? “恭喜你!”小美祝福道。

? ? “可是我很担心。”可可有点忧虑地说道。

? ? “担心什么呢?”小美不解地问道,“莫不是得了‘婚前恐惧症’?”

? ? “具体的我也说不清楚,”可可回复道,“我感觉我和鑫哥的感情进展太快,不怕你笑话,到目前为止,我对鑫哥仍是一知半解,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 ? “你们平时不是经常在一起吗?”小美疑惑地问道。

? ? “可大家很少交流啊!”可可无奈地说道,“大家在一起时,基本都是他在说,我在听,只不过他很少说他家里的事情,他每次说的都是甜言蜜语,正好我又爱听这些,所以不知不觉间,大家之间就习惯了这种沟通方式。”

? ? “咳,”小美叹了口气说道,“我真是服了你,什么都没了解,你就信誓旦旦地要结婚,你对自己的人生就如此不负责任吗?”

? ? “我不是凭感觉嘛!”可可小小地辩解道,“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我就是凭第六感做出的决定呀!”

? ? “该说你傻呢,还是说你天真!”小美无可奈何道。

? ? “那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可可焦虑地问道,“到底该不该结婚呢?”

? ? “这样的人生大事,我可不敢给你做决定,”小美一本正经地说道,“你要是觉得难办,可以暂时把婚期押后,抓紧时间深入了解你的‘鑫哥’。”

? ? “这不行啊,”可可否定道,“我怕鑫哥说我是朝三暮四的女人,毕竟是我先提出结婚,你帮我想想有没有什么速成的办法?”

? ? “真是服了你,我想想。”小美真是说不过可可。

? ? “那你快点呀!”可可忙慌道,“过两天可就过年了。”

? ? 厕所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可还没过半分钟,小美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 ? “有了。”小美说得很平淡。

? ? 可可可却很兴奋,她催促道:“快说快说!”

? ? 小美暂停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个办法有点残忍,甚至可能会有反效果,你确认要听!”

? ? “先说来听听!”可可像找到了救命稻草不肯放手。

? ? “好吧,”小美无奈地说道,“你这两天冷待你的鑫哥,然后突然提出分手,看看你鑫哥的表现再说。”

? ? “什么意思?”可可不解地问道。

? ? “你跟他分手,看看他是否伤心欲绝,”小美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他很伤心很痛苦,那说明他爱你很深,值得倚靠,你就按原计划和他结婚。”

? ? “那如果他一点也不痛苦呢?”可可弱弱地问道。

? ? “这种男人你还敢要吗?”小美反问道。

? ? “那如果他轻生了怎么办?”可可担心地问道。

? ? “放心吧,”小美信誓旦旦地说道,“男人没有那么脆弱,如果你的鑫哥连这点挫折都经受不起,那他婚后还如何面对生活中的风风雨雨,如何保护弱不禁风的你。”

? ? “你别取笑我了,”可可腼腆地说道,“那如果证明了鑫哥很爱我,又该怎样?”

? ? “我真是服了你,”小美恨铁不成钢道,“就说你跟他分手是开玩笑得,不就行了。”

? ? “哈哈……”可可开心地笑道,“谢谢你,小美!”

? ? 可可在开怀大笑的时候,不知道她知不知道厕所门外有个人伸长了耳朵在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