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子,别跑!(终)

? ? “我从来就没有孙子,一切都是我幻想出来的。”老奶奶带点遗憾又有点失落地说道。

? ? “奶奶,你说错了,我是您亲孙子,”王维嘉中气十足地说明道,“我爸爸叫闫中,福利院院长去世之前告诉我的,而且还告诉我咱们家的地址,所以昨天我才找到家来了。”

? ? “这么说,你真是我孙子,我真得有孙子了!”老奶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同时又有点兴奋。

? ? “当然,奶奶您看我是不是跟爸爸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王维嘉向老奶奶证明道。

? ? “是,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哈哈……”老奶奶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如果你不是我孙子,怎么会那么像闫中呢!”

? ? “所以,奶奶您就放宽心吧,以后我来照顾您,您就安心享福吧!”王维嘉深切地说道。

? ? “好好好,”老奶奶开心地说道,“以后就靠我孙子了!”

? ? 两奶孙正开心着,突然大门口有人问门。

? ? 王维嘉朝大门口看去,只见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站在门口。

? ? 其中女中年问道:“请问闫中娘在吗?”

? ? “我是。”老奶奶马上回复道,并迎了上去。

? ? “大妈,大家是闫中的同事。”女中年自我先容道。

? ? “哦,那快进来坐。”王维嘉急忙上前说道。

? ? 听见王维嘉说话,两中年这才转头看向他。当看到王维嘉时,他们俩都傻了。

? ? 愣了一会后,男中年抢先激动地说道:“闫中,你没死!”

? ? 听到这话后,其他三人都愣了。只不过三人愣的原因各不相同。

? ? 老奶奶可能是因为男中年把王维嘉当成闫中了。

? ? 王维嘉愣是因为他似乎知道了点什么。

? ? 女中年愣是因为她很清楚眼前的王维嘉不是闫中。

? ? 于是,女中年暗暗碰了碰男中年的手。男中年这才反应过来。他也觉得刚才有点失礼,便致了个歉。

? ? 女中年换话题说道:“其实今天大家是送闫中回来得。”

? ? “闫中回来了?”老奶奶殷切地问道,“在哪呢?”

? ? 王维嘉听了女中年的话便觉得奇怪,可当他看见女中年手上抱着的东西,再结合刚才男中年说的话时,他便明白――闫中已经死了。

? ? 于是,王维嘉不声不响地地掺住了老奶奶。老奶奶被王维嘉一掺,又看向女中年手中的东西,她此时也明白她儿子闫中已经死了。

? ? 老奶奶比想象中坚强,可能是因为她已经习惯了儿子不在的生活;也可能是因为她现在身边已经有了孙子;更有可能是因为她不想让旁人看出软弱而只在心中哀苦……

? ? “其实,闫中是为国尽忠,大家都是属于国家秘密部队的,不过涉及到国家机密,大家不便多说。”女中年可能是觉得老奶奶对闫中很失望,所以才补充道。

? ? “好!”老奶奶大声喊了一下,接着问道,“那孩子他娘呢?回来了吗?”老奶奶边说边看了眼王维嘉。

? ? 男中年听后没心没肺地回答道:“闫中还没有结婚呢,哪来的孩子!”

? ? 听到这话,老奶奶愣在那里。王维嘉则一头雾水。

? ? 女中年似乎有点明白此时的状况。于是,她说明道:“的确,闫中还没有结婚,不过他二十多年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后来分手了,想来,这孩子应该是闫中跟那女朋友生的孩子吧!”女中年边说边看向王维嘉。

? ?



? ? 男女中年交代完了事情后,便离开了老奶奶家。

? ? 走远后,男中年问女中年道:“闫中二十多年前的女朋友不是你吗?难道刚才那孩子是你生的?”

? ? 见女中年不回话,男中年继续自说自话:“可我也没听说过你生过孩子啊?难道刚才那个孩子是闫中参军前生的?也不对,闫中跟我说过他没有儿子;难道刚才那孩子是假冒闫中的儿子另有所图,很有可能……”

? ? “停,”女中年实在听不下去了,“你太较真了……”

? ?

? ?

? ?